您的位置: 首页 >> 廉政文化  
      字体:【
反思
发布时间:2020-12-09

  清晨或者傍晚,人流稀少的时候,西环的马路边,河滩的树荫下,总有一个面容沧桑的中年人在踱步,那是郝局长。
  他或许是怕见人,尤其怕见熟人。大家私下议论说郝局长被组织处理免职了,也有人说郝局长是被他妻弟害苦了,还有人说,郝局长耳根子软,被“枕边风”吹晕了……
  事情还得从两年前说起。
  当时,郝局长分管全县的危房改造工作,一天上午,在单位研究制定危房改造资金申办流程的郝局长,正忙得不可开交时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。
  “请问是郝先生吗?”电话那头是陌生的声音。
  “是的,你是哪位?”郝局长回应。
  “这里是便民服务大厅,请带着您的身份证、户口簿到便民服务大厅,办理一下已经审批下来的宅基地手续……”
  “什么?你们搞错了吧,我没有申请过什么宅基地啊!”
  “那你过来看看吧,这儿有你的名字和联系电话。”
  电话挂断后,郝局长感到莫名其妙。诈骗电话?天上掉馅饼?意外之财?等郝局长赶到便民服务大厅一看,气不打一处来。审批表上的姓名是自己的,相片是妻弟刘凤祥的,联系方式一栏两个电话,前面是郝局长的,后面是妻弟的。
  此时郝局长犹如被打了一个闷声耳光,但反应过来时,又没看清是谁打的,心里憋屈极了。“好个刘凤祥,竟然背着我干出这等名堂。”
  妻弟善于投机钻营,喜欢占小便宜,知道他三观不正,郝局长一直不太喜欢他。这次又背地里打着郝局长的旗号,弄虚作假,骗取人家宅基地。这让郝局长心生愤怒。
  此时,郝局长脑海里闪过昨天晚上看过的警示教育片:某市副市长陈某作为长兄,对弟弟失察失管,陈某始终将个人积蓄存放在弟弟处,用于经营并计息获利,同时借用弟弟的名义在其他企业投资入股赚取利润。由此,“亦官亦商”的陈某,屡次利用职权在企业经营、土地出让等事项上为弟弟提供帮助。最终陈某受到纪法严惩。“如果我少一些私心,对他严格要求,他也不至于背着我,以我的名义在外惹事。对领导干部而言,管好自己的家人,绝不是空话……”陈某的忏悔,如擂鼓,声声敲击着郝局长的心。
  下了班,郝局长让妻子招呼妻弟来家里,打算问明原因。
  见了郝局长,妻弟怯生生的,知道理亏。再三追问之下,妻弟终于哭诉着,道出了实情:原来他听说东关社区安置城中村改造,有拆迁地皮,于是弄虚作假,虚报冒领,制作了假材料,打着姐夫的旗号,骗过了社区。因为社区里的同志,熟知郝局长,也知道郝局长的权力,于是就做了个顺水人情。
  “我就这一个弟弟,爹妈走得早,我俩自小相依为命,能帮就帮一把吧。”妻子在一旁帮腔,“况且你经常忙,咱家很多事都是我弟跑腿张罗的。”
  “姐夫,上个月你母亲生病住院,是我跑前跑后帮着办的,还连续在医院陪住了几个晚上哩。”妻弟接上话茬。
  “你看看你那几个同学,谁还跟你交往?没错,你讲原则,那能当饭吃吗?你的同学,有的没你官大,人家不都住上了新房,你呢?到现在,还住在这简易楼里……”妻子一通唠叨。
  郝局长思来想去,觉得妻子的话不无道理。自己那些老同学中,有的升官了,有的发财了,唯独自己还在“原地踏步”。
  看着妻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,郝局长的心软了。扪心自问,妻弟自小到大也很凄苦,一路走来,没沾过自己什么光,想想看,自己好歹是个局长啊。一时间,郝局长忘掉了之前闪现脑海的警示教育片,最后默许了。
  然而,让郝局长没想到的是,妻弟并没有就此罢休。好处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到手,尝到了甜头的他,打着姐夫的旗号开始有更大“动作”了。又是水利工程,又是房屋装修,凡是能到手的活,一个不落。能干的,自己干;干不了的,转手承包给别人,捞取中间费。
  就这样,妻弟的胆子越来越大,为人越来越张扬,影响越来越坏。不知不觉中,把郝局长送进了纪委办案人员的视线。
  最终郝局长被免职,妻弟被带走,平静的生活被打破。
  早知现在,何必当初!是自己害了自己,是妻子害了自己,是妻弟害了自己,还是自己害了妻弟?现在,郝局长终于有时间仔细想清楚了。(王宽德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     
 

版权所有 (C) 佛冈县纪委 佛冈县监察局 

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 微软IE6以上浏览器
技术支持:开普云